首页  »  综合小说  »  [SM魔术师柳无媛](01)[作者:NOOO]
[SM魔术师柳无媛](01)[作者:NOOO]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578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嗒——嗒——嗒——
   
   随着地板发出清脆的响声,舞台上的幕布向两侧拉开。聚光灯照耀的亮斑之 中出现了一双高跟短靴,靴子采用翻边的设计,正面V字型的开口露出黑丝包裹 的脚踝。和娇小的脚掌比起来,接近20cm的细跟实在是太高了。但靴子女主 人的步伐却稳定优雅,迈着完美的猫步走向台前。
   
   「大家好,我是柳无媛。对我来说,这是与大家的初次见面。但是对大家来 说,可能早就见过我的全部面貌了。」
   
   舞台周围的音箱中传出了年轻女孩的声音,如同图书馆里的学生一般清冷镇 定,完全不像是首次登台表演SM魔术的少女。正如她所言,柳无媛虽然是第一 次在舞台上进行表演,但更早以前就活跃在网络上了。
   
   灯光将魔术师的双腿照亮,笔直纤细的双腿被黑色丝袜包裹着,只有膝盖的 部位透出淡淡的粉红色。由于高跟鞋的作用,少女的肌肉有些紧绷,这让她的小 腿肚显得更加圆滑。
   
   「不过我可不认去年以前的表演视频,毕竟散播未成年人的色情视频是犯法 的。」
   
   虽然女孩语气平静,讲的笑话也很冷,但紧张时刻还是能逗笑台下的观众。   
   少女的腰腹也进入了灯光之内。她的两条大腿上分别扎着一根束腿带,束带 上方丝袜变成浅黑色,覆盖着女孩的整个身子,如同一身紧身衣一般。女孩的上 衣似乎是件魔术师们常穿的黑色燕尾服,但开襟极高。燕尾沿着腰侧向后延伸, 左右展开。少女的整个腹部都在黑丝下隐隐可见。两条皮带从燕尾侧面伸出,向 前在肚脐上交叉成X型,将连体袜紧紧束缚在女孩身上。
   
   最吸引观众眼球的是女孩的胯下,巨大的紫色振动棒正在她的前后两穴中肆 虐,连体袜的浅黑布料被振动棒把手撑开,变得近乎透明,将她无毛的下体展露 给观众。少女的大腿根反射着晶莹的亮光,也不知是汗水还是爱液。
   
   「我知道网上很多人在传播真相,说我体重180斤,视频全靠作假,所以 我特意在一周内减了100斤呢。」
   
   观众们听了柳无媛的话,窃窃私笑。他们中确实有不少人怀疑过——至少是 不太相信——这么一个拥有近乎完美身材的女孩子,却在网上进行免费的SM魔 术表演。
   
   灯光上移,让观众看清了少女身上的燕尾服。衣服的下沿只遮住了大半个乳 房,让两个浑圆半球暴露出来。黑丝紧贴着惊人的身材,高挺的双乳下是若隐若 现的双肋,只有最佳的脂肪分配才能塑造出这样的对比。
   
   少女洁白圆润的双肩展露在外,让人忍不住想要摸一摸,体验一下她娇嫩的 肌肤。但女孩的双手却背在身后,不让观众看到。
   
   燕尾服的衣领高高竖起,又细又长,严密的包围着女孩的脖子。这件衣服禁 欲般的上半部分和淫靡的下半部分产生了鲜明的对比,诱惑着男人们想要撕开女 孩身上的扣子。但最让人注目的,是一根麻绳套索正紧紧束在女孩的细颈上。   
   咔嗒——
   
   魔术师小姐最后一步让自己彻底进入舞台上的亮光之中。观众们可以看到套 索是从屋顶垂下来的,只要再收紧一些,就会成为绞死少女的凶器。
   
   但柳无媛的表情却非常平淡,嘴角还含着一丝微笑。
   
   SM魔术师的妆容是一定会被表演破坏的,所以她们只能用自己的素颜登台 表演。女孩的嘴唇纤薄,只有淡淡血色,显得楚楚可怜。她的鼻梁细挺,似乎是 混血的结果。而最令人惊叹的是她那淡紫色双瞳,异常的颜色似乎能勾人心魂。   
   少女的顺直长发如同瀑布一般,向下拖到腰间。似乎是与眼睛相呼应,她的 头发末梢也挑染成了淡紫色。
   
   「接下来请工作人员帮我选几位观众上台。」少女魔术师说着,轻轻转了个 身,仿佛没注意绞索随着这个动作进一步收紧了。她的手臂在背后交叉起来,金 属的镣铐将她的左腕拷在右臂上,右腕拷在左臂上。
   
   「上台的观众可以检查一下我脖子上的套索,也可以检查一下背后的镣铐, 或者我身上的衣服。确定这些装备都没问题。」柳无媛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 道:「当然,不管是我的身体有没有做过手术,还是眼睛有没有戴美瞳,也都可 以随意检查。」
   
   观众的选择稍微有些混乱,毕竟很多人都想亲自用双手检查一下柳无媛的身 体。最后只有五个幸运儿来到了台上,毫无意外的是这几个全是男人。
   
   「嗯——」
   
   男人们用手一寸一寸的检查着女孩的身体,甚至有人开始抽插她体内的振动 棒。柳无媛发出了轻轻的呻吟声,脸庞稍稍发红。一个人把手掌探入她的衣服下 方,揉捏起乳房来,台下的观众也能欣赏到那丰满脂肪的弹性。
   
   有个高个的男人更是过分。他小声和魔术师小姐说了几句话,少女不情愿的 点了点头。柳无媛的身材高挺,大概有一米七几,但男人比她还高了一头,这个 家伙双手扶着女孩的脑袋,居然伸出舌头去舔女孩的眼睛。
   
   「呜——」
   
   少女身体颤抖了一下,身子半转似乎想要逃离,但还是忍了下来。男人的舌 头将口水和她的眼泪搅拌在一起,从红肿的眼眶中流出。
   
   柳无媛的身体被男人们玩弄了三四分钟后,强忍着娇喘说:「如果各位检查 没问题了,请先稍等一下。」
   
   虽然台上这些人十二分的不愿意,但观众席已经充满了嫉妒的怒火了,这几 个人也只好收起了咸猪手。
   
   「大家可能猜到了,接下来的魔术将会是我被吊起,然后在死前逃脱。」柳 无媛说,「但这次的窒息表演只是前戏,让下一个魔术更加刺激而已。正常人在 窒息三到五分钟后将会死亡,为了不让大家等待太久,对我的行刑将会持续十分 钟。」
   
   魔术师小姐说话的同时,几个工作人员把一个巨大的装置推到了舞台上。装 置下方是一张钢制的床板,钢床自床尾至床头分成了三段。上方赫然对应着三台 紧挨在一起的冲压机,机器启动后就会一节一节的把床上的东西压平。
   
   「窒息之后的我也许是昏迷,也许已经死亡。但不论如何,都会被固定在这 几台冲压机下,冲压机启动后才是这次表演的重点。」柳无媛稍微扭动了一下脖 子,让绞索不再碍事,又继续说道:「大家知道,我之前的视频表演都是一些小 型魔术,这次是第一次挑战大型魔术。希望大家为我鼓劲,如果我能顺利逃脱的 话,今晚可以陪大家尽兴到天亮。」
   
   女孩的话让观众们兴奋起来,他们纷纷叫好,看起来非常期待表演后的余兴 节目。
   
   台上的几个男人被魔术师邀请检查了一遍冲压装置,又把一个口球塞到她的 嘴里,才被工作人员请下台去。
   
   随着一阵音乐响起,表演正式开始。绞索开始渐渐收紧,柳无媛的双腿用力 伸直,变成脚尖点地。她的脸色变得通红,表情却仍旧清淡如水,仿佛正在受刑 的不是她本人一般。
   
   少女魔术师的双脚很快离开了地面,音乐慢慢静了下来,台下的观众好像也 屏住了呼吸,只能听到女孩体内振动棒在发出嗡嗡嗡的响声。
   
   但少女的平静只持续了半分钟不到,她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女孩的两根细 眉皱在一起,虽然她极力保持平静的表情,但其实已经在不自觉的一下下翻着白 眼了,口水更是顺着束口球向下流成一条小河。
   
   「呜呜呜——」
   
   少女发出了痛苦的呻吟,身体突然剧烈抖动起来,双腿胡乱蹬踹,却什么都 够不到。女孩猛烈的扭动着腰肢,但这个动作只会让她脖子上的绞索收的更紧。   
   「呜咳——呜呜呜——呜——」
   
   柳无媛似乎在求救一般,发出混乱的声音。但既然工作人员没有停手,台下 的观众自然也安心欣赏着女孩的痛苦姿态。
   
   少女的身体前后摇动两下,突然像是煮熟的虾子一样弯折起来,让人惊叹无 从使力的她是怎么做到的。看起来魔术师小姐想要用鞋跟解开手上的束缚,但她 的几次努力都以无效告终。
   
   「呼呜——呼呜——」
   
   不论少女想说什么,经过口球后也只会转化为呜咽,但即便是这仅有的声音 也很快由于脖颈被勒紧而无法发出。在几次挣扎无效后,她的整个身子都平静了 下来。
   
   咔嗒——
   
   一声轻响后,女孩的手臂居然脱离了镣铐的控制,她急忙伸手抓向头上的绳 子,想要缓解窒息的痛苦。观众看到魔术师的表演即将成功,开始鼓起掌来。   
   可是没想到有一个身披黑色罩袍的男人走上了台,他把柳无媛的手腕重新扭 到身后,又用镣铐锁上,更是拿出一根粗大的锁链,在女孩的身子和手臂上绕了 七八圈,又用一把铁锁锁了起来。
   
   柳无媛扭动着身子着想要避开男人的束缚,可是毫无作用。刚刚的逃脱不但 没有给她帮助,反而浪费了大量体力。少女苍白的小脸疯狂摇动着,她终于失去 了冷静,沾着头发的眼睛露出祈求的神色,眼泪汩汩流出。
   
   哗啦啦——
   
   柳无媛又试了几次挣脱,但身上的锁链只是发出晃动的声音,一点解开的迹 象都没有。
   
   少女再次尝试用脚够到锁链,但她的力气似乎已经被消耗殆尽,连小腿都抬 不起来。
   
   时间到这里也不过四分钟而已,魔术师小姐似乎已经失去了逃脱的意志,她 的双腿无力的下垂,只有偶尔晃动一下的眼睛才让人知道她还有着一丝生机。   
   「呜呜——咕呜!」
   
   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让柳无媛再次发出了哀嚎,但这声音立刻又被绞索消灭掉 了。吊索下的女孩肉体又一次晃动起来。但这明显不是在有意的求生,而只是回 光返照般的临死挣扎而已。
   
   滴答——滴答——
   
   淡黄色的液体将女孩的裤袜浸湿,沿着双腿滴落地面。如果不是已经清理过 肠道,恐怕少女就不只是小便失禁了。
   
   柳无媛的身体一下下抽搐着,垂在空中,只有阴道和肛门里的两根振动棒还 在不停的工作,将女孩的体液搅出。这残酷又美丽的场景让观众们口干舌燥。很 快,少女已经不再颤抖了,看起来好像已经失去了生命一般。
   
   但规则仍旧是规则,对少女魔术师的行刑仍旧持续了完整的十分钟,才将她 放下。观众议论纷纷,有点担心表演变成真正的死刑。
   
   工作人员来到台上,他们将女孩的身体抬到了钢床上。钢板上固定着几根锁 链,此时牢牢的捆住了少女。
   
   钢床被重新推到冲压机的下方,用螺钉固定住位置。
   
   嗡——
   
   随着巨大的声音响起,第一块压板慢慢落下,如果柳无媛还没有恢复意识的 话,她就要失去小腿和双脚了。
   
   压板的下降速度非常慢,让观众提心吊胆的时间也跟着延长。就算是柳无媛 这时能够清醒过来,她的脚腕也被一条锁链固定在钢床上,她必须及时挣脱出来 才能得救。
   
   哗啦——
   
   就在钢板即将碾压到少女的腿上时,锁链突然被解了开来,女孩迅速的收起 了双腿。
   
   哐!
   
   冲压机和钢板碰撞产生了巨大的声音,吓了观众一跳。但柳无媛似乎已经恢 复了意识,让他们又放下心来。
   
   女孩喘着粗气,将双腿蜷缩起来,整个身子都躲在钢床的上段中,只剩三分 之二空间的钢床看起来很局促。观众很快发现她似乎在用力的挣脱右腿,原来女 孩的右脚鞋跟被压在冲压机下面了。
   
   这时第二台冲压机也已经启动了,压板发出嗡嗡的声音降落下来,这块压板 的下方是柳无媛的腰腹和大腿。
   
   「呜嗯——」
   
   意义不明的声音从女孩的口球缝隙中发出,她还在使劲摆动着右腿,想要令 高跟鞋摆脱冲压机。
   
   唰啦——
   
   少女虽然没法将鞋跟从冲压机底下拔出,但是成功的将脚褪出了靴子。她接 下来的任务是解开腰部的锁链,柳无媛身子稍微侧倾,两脚向后方折起。
   
   咔哒咔哒——
   
   少女的左脚鞋跟插到了腰间的金属锁上,看起来只要再有一点助力就能把锁 撬开。可是观众们发现,女孩失去了靴子的右脚刚好够不到,黑丝里包裹的几颗 脚趾努力扭动着,却总是差一点点。
   
   嗡——
   
   冲压机仍旧冷酷无情的下降着,女孩的动作明显开始慌乱起来。
   
   「呜呜呜——呜呜——」柳无媛似乎想要说什么。
   
   啪嗒——
   
   柳无媛的另一只靴子居然在这时也掉在了地上,彻底失去机会的女孩左右扭 动着身子,但显然不可能依靠蛮力解开锁链。少女无助的抬起双腿,膝盖向上顶 着冲压机的钢板,可是人力与机器相比实在太过渺小。
   
   「呜呜呜——呜——啊啊啊——」
   
   少女魔术师嘴里的口球被挣脱了,挂在脖子上。但她口中却发出了愉悦的呻 吟。压板已经将女孩的双腿向两侧分开,她的腰肢在狭小空间中上下抖动起来, 少女似乎在努力用钢板摩擦胯下的振动棒。
   
   哒哒哒——
   
   振动棒顶在钢板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啊啊啊——再深一点!啊啊啊——」
   
   女孩娇喘着,发出淫靡的声音。
   
   「咿呀啊啊啊啊——我要死了!啊啊啊啊——」
   
   虽然被锁链捆住,但柳无媛仍旧用力抬起自己的屁股,她的下体喷射出了一 股淫液,粘在冲压机的钢板上。女孩在死亡逼近的同时竟然达到了高潮。
   
   嘎吱吱——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疼!好疼!救命!救命!」
   
   「啊啊啊——」
   
   冲压机下传出了可怕的声音,那是骨骼被碾碎时的悲鸣。柳无媛声嘶力竭的 惨叫着,这时才哀嚎着求救。由于冲压机的速度很慢,这恐怖的碾压之刑持续了 十几秒才结束,红色的液体从钢床两侧流下。
   
   观众席上已经有女性观众被吓哭了,观众们不知道这到底是事故还是表演的 一部分。他们赶忙看向舞台边上的工作人员,没想到工作人员也是一副慌张的样 子。
   
   一个人失去胸部以下并不会立即死亡,第三台冲压机开始工作时,柳无媛还 在大声痛哭,拼命的求救:
   
   「啊啊啊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救救我!停下来!啊啊啊——」   
   几个工作人员赶紧跑上台去,他们想要解开女孩胸口和脖子上的锁链,但手 忙脚乱之下居然找不到正确的钥匙。有人甚至想要用手支撑冲压机,可是对机器 来说连一丝妨碍都没有。
   
   「呀啊啊——不要!不要啊!」
   
   嗡嗡嗡——哐!
   
   这一次冲压钢板的速度要比之前两次快得多,钢板发出碰撞声的同时,少女 魔术师的惨叫戛然而止。观众们看着几个工作人员傻愣在旁边,台下已经渐渐变 得混乱了。
   
   啪——
   
   舞台上的灯光突然全部熄灭,柳无媛那清冷的声音又从音响中传出:
   
   「在尚且美丽之时生命被残酷结束,那是我所向往的终点,但并不是今天。 毕竟我和大家约好了,晚上还要让各位尽情享用。」
   
   灯光再次重新亮起,魔术师小姐正站在聚光灯下。她一手轻按腹部另一只手 侧抬,弯腰摆出感谢的姿势,然后重新站直了身子。
   
   少女丢掉靴子的小脚直接踩在地板上,身上的黑色连体袜已经破开了好几道 口子,下半身被各种体液弄得湿漉漉的。她的双腿还在颤抖着,表演时顶在冲压 机下的膝盖上有着红色的擦痕。女孩的衣领丢了一个扣子,露出的脖颈上能看到 绞索留下的紫青痕迹。
   
   柳无媛的脸上又恢复了平静的表情,只有嘴角微微上翘,仿佛渴望着什么。 她的眼眶红彤彤的,泪水划过脸庞的痕迹还清晰可见,但两只淡紫色眸子却神采 奕奕。
   
   少女魔术师稍稍张开单薄双唇,伸手从嘴中取出两张紫色薄片。向身下比划 了一下,这时观众们才发现,女孩紧身袜的裆部虽然布料完好,但两只振动棒已 经消失不见,居然被冲压机碾成了塑料片。
   
   观众们再次给柳无媛送上了热烈的掌声,然后冲上舞台,开始尽情释欲的一 晚。
   
 *********************************** 谨以本文向我喜爱的SM魔术师系列表达敬意。
 正如那个系列中作者们互相使用对方创造的角色,衍生出了一个个精彩的故事。 这里也不知羞耻的声明:本文中的主角柳无媛允许任何人无条件无限制的使用。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