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江花](01)[作者:welovewifer]
[江花](01)[作者:welovewifer]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552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
 
  江花今年三十八岁,是两个孩子的妈了,大的十五岁,小的七岁。江花在K 公司任人力资源主管,工作非常认真、严谨,但为人却很温和亲切,在公司里有 着很好的人缘。再加上长得很漂亮,江花是公司里男同事们心中的女神,是他们 暗恋和意淫的首选对象。
 
  此刻江花正坐在办公桌前,望着窗外气派的CBD风景出神,平静的表情背 后是对昨晚脸红心跳的回味。昨晚老公启明又逼着她参加了淫乱的聚会,她不得 不当着老公的面和一个不认识的年轻男人交媾,以满足老公那奇特的癖好。「真 是变态!」江花不由得气愤地嘟囔了一句。但江花不得不承认,尽管自己并不是 淫乱女人,但那样的交媾每次都让她达到了满意的高潮,可能是老公找来的男人 很会做爱,也可能是在老公面前和别人做爱确实是件很刺激的事吧?江花每次想 起着个问题心就跳得很厉害。
 
  「呼」,江花嘘了一口气,起身到了一杯水。她工作很忙,可没时间总是想 着这些事。可握住玻璃杯的时候,她的脑袋里出现了昨晚那个男人勃起的阴茎。 「它可真大啊!」,江花不由自主地想。「只有二十几岁吧!」昨晚的那个男人 很年轻,和这么年轻的男人做爱刚开始的时候让江花很害羞,「怎么这么会做爱 呢?比二十几岁的启明可老练多了。」
 
  和老公启明是大学同学,两人在学校就发生了关系。那时的最深的印象就是 启明旺盛的性欲,每天都要做爱,但缺乏技巧和耐心,并不是每次都能让江花满 足。但昨天那个年轻人很不一样,和同龄的启明比起来老练多了,简直可以说是 个老手,每一步的刺激都恰到好处,层层递进,让江花很舒服。最后的抽插又让 江花品尝了年轻人强劲的身体和充沛的体能,让江花高潮了至少三次。「最后是 从后面进入的吧?」,江花又走神了。「启明那个时候在干嘛呢?」那个时刻江 花已经兴奋得浑身是汗、精神恍惚了,她只能隐隐约约记得启明在她和年轻人的 身后,在做什么就记不清了。
 
  窗外鸽群急速地掠过让江花回过神来,她感觉大腿间凉凉的,顿时羞红了脸。 「下流的家伙!」,她又嘟囔了一句,转身到卫生间去整理。
 
  ……
 
  快下班时老公刚送的最新款IPHONE响了,是老公,江花心里一阵甜蜜, 今天是周末,老公一定是安排好带自己去哪里玩了。
 
  「喂,老婆,晚上带你去亭江泡温泉,老大、老二我都送到外婆家了,拜托 好了她老人家带一个周末,我们好好去玩玩」
 
  「太好了,我好久没泡温泉了,皮肤都变粗了!」,江花高兴地说。
 
  「哈哈,皮肤变粗可就不漂亮了哦,男孩们就不喜欢了!」,启明在电话里 取笑江花。
 
  「讨厌,下流!」,江花脸一红,嗔道:「还不快来接我。」
 
  公司里有不少年轻男人暗恋江花,这一点江花很清楚,也很理解,毕竟男孩 们喜欢成熟女人嘛,而且江花又很漂亮。男孩们也不容易,大学毕业好不容易进 入了K这样的大公司,可工作又辛苦工资又低,还得付租房、交女朋友,京都的 消费水平又这么高,实在是很辛苦。为此江花总是对他们充满了怜爱之情,工作 上总是很关照,生活上还会为了他们刻意打扮得性感一些,套装会选稍微紧身一 些的,丝袜会偏向黑色和肉色多一些,以缓解他们对女人的饥渴。每次男孩们盯 着她领口往里看或盯着她的屁股的时候,她都会装作不知道,甚至故意让他们看 久一点。
 
  ……
 
  京都向北行驶的风景很美,空气纯净微凉,一片片金色的稻田被精心打理得 整整齐齐,一座座干净美丽的村庄在田间由精致的小路连接。江花坐在副驾驶座 上,看着窗外,心都陶醉了。她特别喜欢村庄,最大的愿望是老了以后和启明住 到乡下去,每天种菜养花,过上自然简单的生活。因此泡温泉也是她最爱的活动 之一,在打扫得干干净净的乡下民宿庭院中和老公泡在舒服的热水中,听着周围 的鸟叫声,闻着大自然清新的味道,会让她无比放松享受。
 
  进入这个叫亭江的村庄后,老公将车开进了一家有着白色墙壁、红色屋顶的 二层小楼的民宿庭院。江花看见一个老人站在屋檐下微笑地看着他们,心想这一 定是房东了,下车后才看仔细,原来房东并不很老,大约五十多岁,很魁梧健壮 的样子。
 
  「这是北海道的雄一先生,我们约好了一起泡温泉的」,老公介绍说。
 
  「什么?!不是房东,而是……」,江花在心里瞬间明白了老公的把戏,不 禁瞬间耳根通红,幸亏天色渐暗不大容易看出来。「坏蛋,下流,变态!」,看 着笑嘻嘻的老公,江花在心里狠狠地骂到。
 
  「江小姐,你好!我是雄一,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对面的男人很有礼 貌,江花只得和他握了手,鞠躬致意。这时启明已经把庭院的大门关上了,庭院 颇高的围墙把里外隔成了两个世界。
 
  「房东是我的朋友,他们到欧洲旅行去了,所以我们可以完全不受打扰」, 男人在前面带路,边走边说。
 
  「混蛋,无耻!」,江花还在心里咒骂身边若无其事笑嘻嘻的启明,听男人 说房东不在,心里稍稍安心了一些。
 
  走进餐厅,江花发现装修的风格是她最喜欢的自然风格,地板是漂亮的宽原 木,涂上桐油显得很古朴,窗户是大张的白纸,很简约。饭菜看起来很精致,鲜 红的三文鱼和雪白的寿司闪着新鲜的光泽,让江花顿时感到了饥饿。「要是只有 我们俩多好,该死的启明!」,精美的环境和食物更增加了江花对老公的埋怨。 
  「江小姐,您请坐。」,雄一客气地招呼江花坐好,还为她挂好了外衣和提 包,这让江花觉得很周到。而自己的老公,却自顾自地坐下,丝毫不懂得关照好 女人的样子。「真是的!」,江花在心里抱怨启明,「要把我推给别人也不用故 意装成这个样子吧?」
 
  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情,江花感到自己脸有些发烧,心也跳得厉害,好在正在 交谈的两位男士似乎都没发觉。
 
  江花仔细打量这个叫雄一的男人,发现他虽然年纪比较大但保养的很好,个 子不高,显得很强壮健康。修饰得也不错,花白的络腮胡修剪得整整齐齐,穿着 复古款式的西服,干净得体。江花其实很喜欢这种气质的男子,她对时下流行的 花样男、酷帅男并不感兴趣,觉得过于肤浅。
 
  雄一和启明说了一会,便和江花聊了起来。
 
  交谈中他告诉江花自己来自北海道的代县,一个很冷的地方,由于生长在森 林中,便从事了木材贸易的工作,现在拥有一家公司,主要和欧洲做生意。 
  他还问了江花的情况,虽然江花明知启明肯定已经将自己的情况告诉了他, 但还是礼貌地向他介绍了自己。他们甚至还聊了各自的兴趣爱好,当江花听说雄 一的一个爱好是模仿羊叫,忍不住捂住嘴笑弯了腰。
 
  晚饭吃得很愉快,要不是去泡温泉时三个人一起起身,江花几乎都忘了待会 要发生什么。在房间里忐忑不安地裹上浴巾后,江花穿过幽暗的,只装有地脚灯 的房间走廊来到了院子里温泉池旁。这是一个很精致的小院子,正中间上一个圆 形的温泉池,由一条鹅卵石小径与江花站着的回廊相连。温泉池周围铺了一圈约 半米宽的小石子,小石子外是修剪得十分整齐的草坪,草坪的角落里安装了一盏 琥珀色的装饰灯,伴着室外的虫鸣,一切都非常符合江花的心意。
 
  两个人正在聊天,江花不太好意思走过去,只能站在屋檐下发愣,直到启明 看见了她,叫她过去,才红着脸走了过去。下水的时候,她发现池子里还很有创 意地安装了蓝色的微亮的水下灯,使这个冒着蒸汽的水池显出一种梦幻的感觉, 微光中她感到两位男士都在用火辣辣的眼光向她行注目礼,不由得心里一热。 
  晚上喝了一些酒,带着微醺的感觉下到热水中,江花感到舒服极了,全身每 一个毛孔都张开了,敏感部位在热水的刺激下生出阵阵快感。
 
  「呼」,江花舒服地轻吐一口气,但余光看见两位男士一左一右地盯着自己, 感到大腿根部有些发颤。
 
  两人同时靠上来了,紧紧地贴着她的身体,江花害羞得闭上了眼睛。
 
  乳房被侵犯了,两个男人一人握住一只轻轻地揉。在热水中身体更加敏感, 稍稍揉摸一下乳房、捏捏乳头,江花就感到自己的乳头开始膨胀了,在水中变得 越来越大。生过孩子的女人总担心自己乳头太大,而此刻江花觉得自己的乳头大 得羞死人了,像两粒大号的葡萄一样,还被男人捏住来回旋转着搓。
 
  「喔……」,美妙的快感从乳头传来,让江花不由自主轻轻哼了一声。
 
  江花承认自己现在性欲很强,可能是到了女人性欲旺盛的年纪的缘故吧!平 时在公司经常会因为某个男同事盯着自己的敏感部位偷看就兴奋起来,回到家总 是渴望和老公做爱,做爱时老公稍稍刺激一下身体就会发热,会迅速地兴奋起来, 下面湿淋淋的。老公带自己出来做这样的事可能也是出于这个原因吧?江花经常 会这么想,这不正好说明丈夫对自己的体贴吗?每次想到这里江花总会很感动, 虽然她对干这种事仍然会感到非常羞耻。
 
  现在就够羞人的了,自己正被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抚摸乳房,而自己竟然还 感到了快感!更要命的是,更加羞耻的事情马上要来了!江花感到启明的嘴在慢 慢向自己的嘴靠拢,「难道要当着外人的面和我接吻?」,江花觉得这样很丢人。 江花从来都觉得接吻是代表着爱情的行为,有种神圣的情感在里面,所以即使是 不得已和外人性交,她也从来没有和他们接过吻,而现在,丈夫要在这种淫荡的 时候赤裸裸地向别人展示他们的爱情了!
 
  江花想躲开,但下巴被启明抓住了,她只能紧闭嘴唇不让丈夫得逞。但终究 无法坚持太久,在她稍微松开嘴喘气的时候,丈夫的舌头钻进了口腔,一种强烈 的羞耻感顿时占据了她的心灵。
 
  但是今天接吻为什么这么刺激呢?江花没想到在陌生人面前和爱人接吻会有 这样异样的感觉。江花感到丈夫的舌头仿佛带电,接触哪里哪里就会生出宛如被 轻微电击似的快感,最后她终于忍不住将自己的舌头伸入丈夫的口腔去接受整体 电疗,在那里生成潮水般的快感涌向自己的身体。
 
  就在雄一眼前,江花和丈夫热烈地吸允对方的舌头,她没有注意雄一的大手 在沿着她性感的身体慢慢向下移动,直到雄一用两根手指分开她的阴唇,让阴蒂 完全暴露在热水中,引发一阵舒服的快感她才惊觉。接着,雄一用中指轻轻按在 她的阴蒂上开始转圈蠕动,又一股绝美的快感被引发出来直冲头顶!
 
  「哦……」,上下两端都被刺激生出的快感让江花舒服得开始呻吟,她感到 自己全身每一根毛孔都松开了,身体像漂浮在空中。
 
  「好舒服!」,一个声音在江花心底呐喊,她感到自己的阴道深处在克制不 住地蠕动,她现在需要被进入了。
 
  ……
 
  江花迷迷糊糊感觉是雄一在抱着她从温泉池走向屋内,她顺从地搂着他粗壮 的脖子,将头埋在他胸前。进入一间昏暗的和室后,雄一把她轻轻放在地上,拿 过一条干的浴巾,竟然开始帮她擦身子!江花立即感到脸上发烫,但从眯着的眼 睛中好像没有看见丈夫,便稍稍心安了一些,她强忍着心里的羞耻感没有动,任 由雄一为她擦干身体。擦到阴户时,雄一毫不犹豫地抬起她一只大腿,分开,用 干燥的浴巾捂在阴户上吸干水分,然后仔细地擦拭股缝和后庭。江花羞死了,她 觉得自己就好像婴儿在被别人换尿布!羞耻的感觉在体内刺激着她神经,生出一 种奇怪的感觉,让江花的心怦怦地猛跳,让她不禁哼了一声。
 
  听到声音雄一好像抬头看了看江花,似乎还笑了,他随即放下江花的大腿, 来到她身边坐下。雄一将江花扶起来,让她靠在自己胸口,在她耳边轻声说: 「被男人擦身子很刺激吧?」
 
  江花没说话,但红着脸微微点了点头。
 
  「这是女人的特点,被羞耻地对待时会产生精神上的刺激,这是因为人类千 万年的遗传基因决定了女人更适应被动和承受的角色,在内心深处女人总是渴望 被别人指挥、控制。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受虐狂都是女人的原因。」
 
  这番话说得江花的心跳得更厉害了,厉害得雄一都感觉到了。他用右手握着 江花的左乳,舔了舔她的耳垂,对着耳朵洞低声说:「心跳得这么厉害!你真是 个受虐狂的好苗子啊!」
 
  「啊……请……请别、别这样说!」,江花听到雄一说她是受虐狂,羞得说 话都结巴了,但更令她感到羞愧的是她竟感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地兴奋起来。 
  雄一没理她,继续舔她的耳洞(他已经知道这是江花的敏感区了,这让江花 感到半边身体都在发麻),同时他继续说:「江小组做我的性奴吧,我会让你从 身体和心理都体会到极致的快乐!」
 
  「啊……哈……别、别说了!」,听到这么下流的话,江花觉得自己在发抖。 
  「我们会是最默契的组合,因为你老公也喜欢这样,我虐待你的时候他会兴 奋得发狂!将来他把你送到北海道我的家里,或是我到你们家来,我会让你舒服 得升天的!」
 
  「哦……哦……别……不行……」
 
  「呵呵,还不好意思,你看看自己下面湿成什么样子了?」,雄一用手去摸 阴户时江花才发觉自己蜜洞湿得水都流出来、顺着屁股缝淌到地上了。
 
  这时江花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像火一样发烫,体内似乎沸腾了,身体兴奋得 很渴望被人触摸!
 
  「来,宝贝,亲一个!」,雄一用手掌摸着江花的脸,用嘴亲吻她另一边脸 颊。
 
  江花觉得嘴唇很干很饥渴,她听话地转过头,张开嘴巴迎入了雄一的舌头, 然后,用力地吸!
 
  潜意识中江花震惊了,自己竟然主动和陌生人接吻!更令她震惊的是,尽管 自己还保留着潜意识,并且已经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可身体竟然不受控制,仍 在用力地和陌生人互吸舌头!
 
  「啊!我在干什么?……怎么这么舒服!再亲一下好了……」,江花的脑子 里回旋着这样的话。
 
  「宝贝,舒服吗?」,雄一在江花耳边问。
 
  此刻雄一的话在性欲高涨的江花的耳朵里变成了最让人陶醉的声音,她乖顺 地点点头,仍在回味舌头上的快感。
 
  「我也很舒服,不信你摸摸。」,雄一牵江花的手到他的胯下。
 
  「啊!」,摸到一根巨大、坚硬的肉棒,江花不禁吓了一跳,脱口而出: 「好大!」
 
  「喜欢吗?一会我就用它来插你!」,雄一又开始和江花接吻,一边亲一边 说。
 
  「好喜欢!」,雄一的话让江花感到身子都酥了,声音都有了淫意,舌头急 急忙忙出来回应。
 
  「做我的性奴好吗?我会天天用它来插你!」,「好!」,「我用打屁股的 方式来调教你!」,「好,我让你打!」……两人热烈地接吻,同时说出淫荡的 话,把隔着门缝偷窥的启明刺激得浑身发抖……
 
  「插我!」,最后江花用充满淫欲的目光看着雄一说。
 
  ……